SubPIg猪猪微视频

江桥进一步的联合大地母神一起将白兰德岛屿上的各种游戏体验优化了一下。

优化的内容包括了白兰德岛屿的地图,这份地图详细的列出了白兰德岛屿上所有结晶化的地区,结晶化的程度江桥用百分比显示了出来。

另一项游戏体验的优化就是血腥效果,玩家们在‘杀死’原住民的时候不会出现什么让玩家反胃的肢体四溅效果。

全球的vr游戏都会限制的血腥效果,其次玩家们‘杀死’原住民也不是真正的杀死,那些敢惹玩家的原住民会被大地母神给扔出白兰德岛屿昏迷个一两个月。

至于那些被白兰德岛屿上的怪物给杀死和吞噬掉的原住民,大地母神就没有办法了。

岛屿上的怪物严格来说是已经跳出了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按照华国的说法就是生死簿上都没有名字,大地母神想管都管不了。

江桥做完了一些细节上的游戏优化,开始着手完善主线任务的剧情链。

新的主线剧情初始部份很简单,就是人偶妹子跌落在了这座陌生的岛屿里面,但一棵古老的树木庇护了她。

玩家们杀气腾腾的来到这座岛屿上逛了一会之后就会找到躲藏在古木中的人偶妹子。

这时候人偶妹子受了重伤,并且因为神格碎片让其进化的原因,开始逐渐有了饥饿感需要进食。

玩家们需要寻找食物来喂给人偶妹子,并且帮人偶妹子治疗伤口,这种状态下能进一步的培养人偶妹子的好感度。

同时人偶妹子也开放了换装的功能,玩家们可以将一些时装和布衣皮甲一类的装备交给人偶妹子穿戴。

网络排名榜 清纯的可爱mm

人偶妹子在这期间也会帮玩家们打理一下据点中的花花草草。

江桥在这一部份剧情中有意的提醒到了玩家们很关键的一点。

那就是守灵人·芙莉雅正在逐渐学会人类的感情,到时候玩家们培养出的是一个妻管严还是一个贤惠的老婆,全看玩家们养成的方法。

综合以上,白兰德岛这个资料片,在江桥看来主题就是狩猎·建造·养成·生存,扩充了一大堆可玩的内容。

“那么什么时候才能玩到呢?”海蓝在木屋里面瞅着江桥拿自家的芙莉雅初号机开刀。

这个资料片一上线,玩家们与人偶妹子的交流会变得越来越多。

江桥不指望所有玩家都是那种疼老婆的好男人或者好女人,所以一些玩家想对人偶妹子干坏事的时候,系统也会做出一定惩罚。

例如好感度下降,人偶妹子离家出走啥的。

“六个小时后就能玩到了。”

江桥拿着小刀削好了一个苹果递给了自己的芙莉雅,芙莉雅双手捧着苹果琢磨一会这玩意儿怎么吃之后,小小的咬了一口。

她尝试着咀嚼了一会后又咬了一小口,这是芙莉雅初号机出生以来第一次吃东西,显得有些笨拙。

好在芙莉雅的肚子和海蓝差不多,所有东西吃下去之后都会转换成能量。

江桥把芙莉雅初号机学会的一些技能同步到了其他一万三千位芙莉雅身上后,算是初步做完了白兰德岛这个资料片。

“剩下的就是其他npc的制作了吗?先等玩家们开始攻略白兰德岛再一个一个的来吧。”

江桥通过木屋的传送门再次返回了白兰德岛屿的边缘,游戏内的工作江桥差不多都已经准备好了,剩下的就是cg的制作…

cg方面江桥制作了两个cg,第一个是玩家们初次踏入游戏世界中的cg,这里面的画面都来自于各个玩家们游戏进程中的节选,另一个就是新版本的cg…cg名为《何以为家》。

“江桥,真的要花五万造物能量去建里世界吗?”海蓝见江桥编辑完了两个cg略微有些怂。

现在她还剩下六万五千点造物能量,她好不容易攒的这么多造物能量,江桥要拿去大半投入进里世界的创造中。

而这一个里世界的大小也就只有江城美食街那一块,今后想要扩张得更大的话…需要消耗的能量可能是以十万为单位了。

“这是必须的投入,海蓝你心疼了?”江桥问。

“心疼肯定是有!可是…好吧,万一那些入侵者干掉了玩家们的本体就麻烦了。”海蓝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湮灭军团再次降临现实世界的话,现实世界受到的创伤可不是靠世界修正能搞定的。

但里世界也不是万无一失的方法,湮灭军团肯定有打破里世界屏障入侵现实世界的能力,但他们想要入侵现实世界,还要先问过玩家们同不同意。

“嗯,走吧。”江桥把cg上传之后对海蓝说。

……………………

时间是劳动节的第六天早上七点,上城。

墨时归迷迷糊糊的从俱乐部的休息室床上醒来。

他作为跃动核子纷争战队的公会,在休息日竟然花了四天的时间去玩另一款游戏,墨时归每次想起来的时候都觉得很疯狂。

但是他这么做了…熬了三天半的夜他总算有时间休息,于是趁着服务器维护狂睡了七个小时。

迷迷糊糊之间墨时归的手机响个不停,让他不得不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墨时归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来电显示的名字是林雨进。

这是雨中曲在现实中的名字…雨中曲是跃动核子公会退役的老队员,和墨时归的关系非常的好。

“怎么了?”墨时归接过了手机意识模糊的问了一声。

“看官网,有新cg。”雨中曲在电话的描述也简单直接。

“cg有什么好聊的,林兄弟不是说了十小时内不要打我电话吗?”墨时归感觉自己的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重。

“新cg里芙莉雅被追杀了,掉到了一个陌生地图,生死未卜。”雨中曲又说。

“和我有什么关系?”墨时归有些含糊的问。

他是玩网游的老油条了,所谓的老油条就是懂得推测策划的心理,这段主线任务设计的意图,活动该怎么样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这些墨时归都会猜得八九不离十,要是他现在去当游戏策划,学个一两月也许还真能上岗。

所以墨时归对游戏里面的npc看得很透彻,一直到守灵人·芙莉雅这个npc的出现。

“什么?”墨时归的思绪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才晃过了神来,他猛然从床上坐起身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你再说一次新cg的剧情?”

“芙莉雅被追杀,跌入传送门,生死未卜。”雨中曲特别强调了一下后面生死未卜四个字。

靠…这又是什么爆炸剧情?这游戏策划想什么在呢!

墨时归一个激灵就清醒里过来,甚至于从床铺上滚到了地上。

他清楚雨中曲是那种绝不会开玩笑的朋友,所以墨时归也懒得爬回床上了,就坐在地上用手机打开了官网寻找起了新的cg。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