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成人破解

……打发走三皇子之后,皇后心情复杂,同左右说道:“陛下不愿意秉儿留在帝京,却准许小六留下来……仔细想想,倒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淳嘉不待见双生皇子也不是什么秘密,早在这俩孩子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就有人私下里议论,说淳嘉就等着他们长到十五岁,完了封个偏远的藩王,打发出去自生自灭,眼不见为净。

如今哪怕有着贵妃的推荐,淳嘉却还是在最后关头抛弃了三皇子这个选择,选了丝毫不起眼、总是被遗忘的六皇子。

这让看着公襄秉长大、对他颇为在意的皇后,感到一种难言的愤懑。

她强打精神,同左右分析,“小六虽然从小就不打眼,但也正因为这孩子老实木讷的性-子叫人放心,让他婚后同韦纥公主一起留在帝京,陛下才没什么担心的。再者,小六从前是安妃养着的,甚至慈母皇太后还抚养过些日子。这些年来,虽然小六说是养在本宫跟前,逢年过节的,慈母皇太后与安妃也会将他喊过去问上两句,可见还是关心的。”

“陛下纯孝,一定要在太子之外留下皇子,自然是小六首选。”

“娘娘,不管怎么说,六皇子这两年都是您跟前长起来的,同绚晴宫可没什么关系。”近侍轻声说道,“再者,六皇子性-子安静敦厚,虽然不是您从小养大的,却也对您一向恭敬孝顺……”

“本宫晓得你的意思,你是说,这事儿对本宫来说,未必是坏事?”顾箴轻叹道,“这个道理本宫怎么不明白?只是,若是照着之前的,这韦纥公主许给秉儿,岂不是也好?”

毕竟公襄秉才是她最喜欢的孩子。

如果只能留一个孩子在身边的话,她宁可留下公襄秉,而不是跟自己感情到底隔了一层的六皇子。

“三皇子殿下到了藩国之后,还不是照样孝顺您?”近侍劝道,“以咱们殿下对您的敬重,逢年过节的问候定然少不了的。而且,六皇子若是娶了韦纥公主之后,在陛下跟前也多少能够说两句话了。到时候若是娘娘想念三皇子殿下,吩咐一声,六皇子殿下还能不转呈陛下?”

皇后是没那把握在三皇子就藩之后三不五时召回来团聚的,六皇子也一样。

雪中有佳人等放晴

但六皇子娶了韦纥公主之后,没准就有这份体面了呢?

淳嘉不给自己亲儿子面子,也要给异国公主些恩典不是?

如此说了会儿,总算安抚住了皇后。

次日这事情便以下旨赐婚的方式敲定下来,前朝后宫大部分人都很意外。

一个是韦纥此番想嫁公主的打算是私下里说的,没有明着提出来,身份不够高、不够得皇帝信任的,甚至事先都不知道这事儿。

另外一个是娶公主的人选,六皇子实在是太没存在感了……

要不是圣旨里提出来,都没人记得他。

因为要娶公主了,所以原本皇帝打算年底的时候,综合几个儿子的表现一起给尚未封王的儿子们册封一次,这会儿却提前单独给六皇子封了舒王。

虽然大家心里很清楚,这意味着淳嘉膝下的子嗣里,又一位皇子明确被划出了大位之争。

上一个是痴傻的楚王。

但场面上还是要给六皇子,不,是给舒王道贺的。

甚至安妃跟前的人,都察言观色的给安妃道了声喜:“舒王殿下一向敬重您,如今得封王爵,又即将迎娶韦纥公主,想必往后也能长留帝京,时常孝敬您。”

“他如今是皇后跟前的皇子,总是来看本宫算个什么?”安妃淡淡说着,话虽如此,她神情里倒也多少有几分触动。

毕竟这许多年来在宫里熬着,淳嘉给着锦衣玉食却不给丝毫的关注,也就六皇子那边的关心孺慕,叫袁楝娘觉得自己还有几分活在尘世的感觉。

只是才为舒王高兴了一回,就听到了窃窃私语,将安妃气得不轻:“娘娘,他们都说,世宗先帝膝下也有过一位舒王殿下,乃是神宗登基之后伏诛的,陛下给六皇子封舒王,实在是……实在是……”

安妃其实心里很清楚,淳嘉决计没有诅咒自己儿子的意思。

不过是对六皇子不那么上心,随意拣了个觉得顺眼的王号罢了。

只怕淳嘉压根就记不得世宗膝下有过位舒王,而且还没个好下场。

但她从前是最受不得委屈的,这会儿当然也不肯善罢甘休,当下就派人将事情闹到御前去了,要皇帝给个说法,再不就是改个封号。

“这安妃都多少年了怎么还是不长记性?”德妃听到这消息后就是摇头,“本来好好儿的事情,她非得给陛下找些不痛快。再者,六皇子就算亲近她,可到底是皇后在养着,她这么一闹,显得皇后这既是养母又是嫡母的,还没有她这个前养母上心,岂不是也叫六皇子为难?”

近侍轻笑着说道:“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到现在的地步?”

“也是。”德妃叹道,“六皇子这命,真不是一般的苦。”

安妃久无动静,这会儿忽然闹起来,六宫一时间都是议论纷纷。

陈兢也跟云风篁禀告了,还说道:“这许多年过去了,安妃娘娘却还是不懂事。”

“她从前的不懂事或者是真的,这会儿却未必了。”云风篁神色淡淡的,却说道,“这些年来,不止六皇子被遗忘,谁又记得安妃呢?早先她之所以被陛下厌弃,便是因为总是无理取闹。这会儿总算逮到差不多的理由了,能不抓住机会?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果然,安妃派人去醒心堂说了这事情之后,淳嘉起初还没什么动静,但没多久,安妃就亲自到卧霞楼去哭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她也不是真的怪了皇帝皇后或者谁,就是想找出背地里嚼舌根的人,免得六皇子被欺负了去。

皇后真是看到她就头疼,毕竟这是贵妃都没弄死,还给好吃好喝养着的皇帝的青梅。

都这么多年了,皇帝也许对袁楝娘彻底没感情了,不过是看在慈母皇太后的面子上,才荣养着。

问题是,慈母皇太后也还没死呢。

就这么着,皇后也不好拿安妃怎么样。

又不想总是依着她,搪塞了两句,就说道:“本宫这两日乏着,诸事都是贵妃做主,你也知道贵妃素来精明,要么还是去寻了贵妃罢。”

然而安妃连皇帝都不想找,何况是贵妃,就赖在卧霞楼不肯走,坚持要皇后给个说法,最后甚至哭着问皇后:“是不是妾身说这事儿给您添麻烦了?可妾身也没其他意思,也是心疼小六啊!当年是妾身的不是,叫小六吃了许多苦头。然而妾身如今知错了,如今也就小六这么个念想……皇后娘娘真的不能宽容妾身一二么?”

她这辈子还是难得说出这样的软话来,以至于皇后这样的老人听着就觉出几分心酸。

在十几年前,在她们刚刚入宫的时候,谁能想到袁楝娘有朝一日会服软呢?

皇后惆怅了会儿,最终还是叫人悄悄去兰舟夜雨阁报信。

云风篁这边听着就是微微一笑,同陈兢说道:“可不是来了?”

“娘娘,安妃莫不是看舒王有着前程了,打算将舒王殿下要回去?”陈兢忍不住问,“皇后娘娘怎么肯?”

云风篁缓声说道:“要回去?安妃昏了头,陛下可不会犯糊涂。要是舒王没被定为迎娶韦纥公主也还罢了,如今既然定了他,怎么可能?韦纥公主的准夫婿,才封王就被从皇后名下打回妃子名下,还是个不得宠的妃子,你叫韦纥上下怎么想?没得以为国朝故意糊弄他们,存心打韦纥的脸呢!”

现在可是朝野上下都要给韦纥做出一副亲善姿态的时候。

陈兢听着,不禁失笑道:“这么着,安妃娘娘难道又要平白闹一场?只是都多少年过去了,她竟然一点儿不怕彻底消磨了陛下那儿的情分么?”

“慈母皇太后还在,陛下如今没了后顾之忧,却是更宽厚了。”云风篁沉吟着,说道,“再者,如今只是皇后派人过来啊,再等会儿,同皇后的人说,本宫这里有些事情,缓缓才能去。”

于是陈兢出去打发了卧霞楼的宫人,回到屋子里,继续伺候云风篁喝茶。

没多久,果然又来了个宫人,鬼鬼祟祟走的角门,被带到贵妃跟前后,也不啰嗦,直接跪下来,取出一叠的银票地契,说道:“我家娘娘说,只要贵妃娘娘帮安妃娘娘此番如愿以偿了,这儿只是一半。”

“现下宫里的皇嗣可都有了嗣母的,好端端的,怎么能给安妃娘娘匀出来?”云风篁只是摇头。

那宫人也不丧气,只说道:“敬婕妤宫里的曹氏是有了的。”

她强调道,“据说脉象是位皇女。”

“皇子皇女的,都这时候了,难道本宫还在乎吗?”云风篁笑了笑,说道,“只是这些东西且收回去罢,本宫现下,不缺这么点儿。却要请你家娘娘帮忙,另外有个事情。”

那宫人有些紧张:“请贵妃娘娘示下。”

“听说袁棵膝下有一女,颇为玉雪可爱。”贵妃淡淡说道,“深得你家娘娘欢心,这两年一直养在扶阳王府?本宫觉得,这孩子跟三皇子很有缘分,还得你家娘娘好好安排一下才是。”

宫人吃了一惊,小心翼翼道:“这事儿……”

“你又做不了主,且回去禀告你家主子好了。”云风篁收起笑容,神色冷漠,“安妃能不能再养个孩子,对本宫来说无关紧要。但,错过这次机会,可就难了。”

……等这宫人仓皇而去,陈兢才诧异道:“那是……慈母皇太后?”

“不然就安妃这性-子,事到如今,还有谁肯帮她一把?”云风篁淡淡说道,“当然,也不只是帮安妃,也是为了袁氏,或者说,为了袁棵。”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