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入口直接进入

于琛的故事讲完了,气氛不禁陷入了长久的静默。

玉凌想起南焉河那副没心没肺,仿佛什么事都无所谓的模样,很难将他和那个又哭又笑的孩子重叠在一起。从他身上,外人只能看到纸醉金迷耽于享受的假面,而看不到那颗燃烧着复仇之火、被撕扯得血淋淋的心脏。

直到这副纨绔的面目融入他的本能,融入他的骨血中,他才得以在诸侯的夹缝中艰难地活到今天。而在此期间,稍稍一丝仇恨,稍稍一丝不恭顺,都会给他遭致灭顶之灾。

毕竟他那么强大的父王和爷爷,诸侯一旦看不顺眼,也便想换就换了,而他南焉河何德何能呢?哪怕是卑微地苟延残喘,可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云盟主,南王陛下信任你,我也愿意将真相坦诚相告,我很欣慰你在诸侯和王室之间选择了王室,陛下是个重恩的人,只要日后形势好转,他一定会倾其所能回报于你。”于琛慢慢地说道。

玉凌明白他的意思,沉吟着道:“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助王室。不过十七代南王的事我希望你们能慎重一点,毕竟炼火宗的山门所在本就隐秘,他们至少还有三位不灭境强者,怎么说也是北境的一流大宗门,恐怕比十二大公的任何一位都强得多。”

“我已经劝过陛下了,但是……真的没有一点机会吗?”于琛目光炯炯地望着玉凌。

“有,但是得等。”玉凌沉声道:“于丞相应当有所听闻,雪峰是炼火宗的死对头。我已经把进入大荒星的方法告诉了他们,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他们就会大举进攻炼火宗。毕竟现在的北境就像一根紧绷的弦,只要稍稍加一把力,它就会彻底崩断了。”

于琛轻轻舒出一口气:“如果是这样,那倒还可以接受。陛下不怕等待,我也不在乎这十年八年了。只是……苦了十七代南王啊。”

他的声音中载满了无可奈何的惆怅,玉凌能理解于琛的心情,考虑到对方透露了诸多隐秘之事,他迟疑了一下,终还是说道:“也或许南前辈能自行脱困,他……已经推衍出了上半部功诀,一旦功成,或许可脱不灭、真道之上。”

玉凌不好明说古荒诀在自己手上,毕竟他和于琛也就第一次见面,虽然对方万万没道理把他卖了,但玉凌也不可能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一个不太熟的人。

“希望如此。”于琛怔怔地出了会儿神。

森の少女唯美忧伤空灵长白裙写真图片

“于丞相找我应该还有其他的事吧?”玉凌又问道。

于琛微微颔道:“不知云盟主对南境的情况了解得如何了?”

玉凌淡淡笑道:“这几天一直在做功课,算是差不多了,情况和我想的一样糟糕,所以于丞相不用担心我受到打击。”

于琛不禁哈哈一笑道:“云盟主可真是幽默,反正你还年轻,多做点有挑战性的事情也无妨,大不了我豁出去这把老骨头陪你们这些年轻人折腾。”

等到沉闷的氛围稍稍缓解后,于琛才接着说道:“我问句直白的话,希望云盟主不要介意,看在大家都是自己人的份上,太过拐弯抹角你累我也累。”

“丞相请讲。”玉凌隐隐猜到了什么。

“你和你的人,打算怎么帮忙?或者说,你们能在哪些方面帮忙?”于琛直视着玉凌的眼眸,神态虽然仍旧温和,却多出了几分久居高位的威严。

玉凌从容地道:“如果光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自然是无济于事,但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大南国国库似乎有些吃紧吧?”

于琛苦笑道:“不是目前,几百年来都是如此,王室一穷二白,却养肥了那些诸侯,只能说从立国之初,南皇之位被削为南王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两年的财政状况还算是稍有起色,差不多每年能有一千七八百万的盈余,但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啊,又哪里能吸引人才?”

玉凌一阵无言,一千多万星币听起来似乎蛮多的,但要想想这可是一国年的国库收入,就算像炼火宗那么封闭也不至于穷成这样,恐怕随便一个列侯都比王室富得多。

“稍稍有点资源的星辰都被诸侯占完了,留给王室的只有南凰星和周边几个已经被他们压榨干净的星球,而南境的大商会也基本在他们的控制之中,想要广开财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于琛有些疲惫地道。

“但跟北境做生意的商会应该不多吧?”玉凌适时道。

于琛愣了愣,立即领会了玉凌的意思:“云盟主是想帮我们打通这条路?”

“没错,这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好事,我可以进一步将市场扩大到南境,你们也可以走出当下的困局。虽然北境多武者,需要的是玄力资源,南境多炼气士,需要灵力资源,但在西境,这两种资源都有,而且很丰富。”玉凌微微一笑道。

“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于琛摸着长长的胡子,思索着道。

“当然,于丞相可能觉得我只是个新兴势力,或许没有力挽狂澜的能耐,但自西境通道运营以来,西联的收益每天都在攀升,上个月我们就赚了……大概四千万的净收益吧。当然,工资一,留到我手头上的就没多少了,但这至少可以证明西联的潜力。我想,暂时也没第二个北境势力能直通西境了。”玉凌轻描淡写地道。

于琛在听到“四千万”的时候,眉毛就不禁抖了抖,下意识地追问道:“你说……这是你们一个月的收益?净收益?”

“对,扣除了传送阵运行和维护成本,以及商品生产成本,等等这些东西以后的纯利润。”

“这……”于琛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玉凌见状都不忍心告诉他,像华云谷和六大家族,每月的收入起码上亿,但这对每年只有一千多万收入的王室来说,这些数据实在太残酷了。

玉凌只能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如果王室需要星币方面的支持,我现在就可以抽调出两千万来,不过我建议没有急事的话,还是慢慢扩大合作,这样你们才能得到更加稳定的收益,到时候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想必很多事就能大展拳脚了。”

他想了想,又道:“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上面说的是长远的规划,就如今的形势而言,还是先好好筹备灵阵交流会吧,争取拿到新秀组第一。我有个朋友‘自创’了许多精妙的阵法,要是林枢不介意的话,其实可以直接用她的……”

玉凌说着便想到了雪清泠,来自道宇星系的阵法肯定可以碾压南境,只用稍稍修改一番保证别人认不出来就是。虽然雪清泠本人并不是阵法高手,但她带了相关的玉简,随便扔出来两个,就足够让南境人惊艳了。

“林枢的想法……我不太清楚,要不回头找个时间,云盟主和陛下一起找她聊聊看?”于琛沉吟道。

“也好。”玉凌刚点了点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进来吧。”于琛撤去了隔音屏障,淡淡说道。

玉凌抬头看着急匆匆步入大殿的侍卫,莫名地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这侍卫连礼都没行完,便焦急万分地道:“丞相,出大事了!林枢客卿中了不知名的剧毒,如今命悬一线……”

玉凌没想到刚说起林枢,对方就遭到了刺杀,于琛也豁然起身,脸色变得阴沉如水:“他现在在哪儿?中的什么毒?刺客找到了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