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可看app

第两千三百四十五章 神战落幕

没人回答苏醒的话,大家纷纷陷入沉默,看向了风晴瑶。

似乎这种问题,也只有风晴瑶更适合去回答。

“没什么!”风晴瑶仿佛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敷衍了一句后,婀娜的身姿翩翩掠动,朝着附近一颗星辰上面飞去。

“我有说错什么话吗?”苏醒一脸纳闷。

“这个……苏木,难道就没有发现晴瑶待,和对待其他人有些不同吗?”风博艺等人,则是一脸怪异的盯着苏醒。

他们算是发现了,苏醒在修炼方面天资极高,然而在感情问题上,似乎……反应迟钝?

之前苏醒冒险逃入百星渊深处,风晴瑶的异样表现,就让风博艺等人,察觉到了一些异常,此番苏醒走出百星渊深处,风晴瑶便是立即想和他会合,表现同样异常。

结合之下,风博艺等人,已经是看出了一些风晴瑶的心思,偏偏苏醒这个当事人,并没有什么感觉。

“能有什么不同?我看都差不多。”苏醒摇摇头,又道:“那个邢徽是谁,们怎么都不说啊?”

“这个问题,还是去问晴瑶比较好。”风博艺翻了一个白眼,风齐伟等人,也是一脸无语的盯着苏醒。

“她不是不愿意说嘛!”苏醒无奈道。

清纯少女风姿冶丽明媚动人美图

“那我们就更不能说了,要是晴瑶不高兴了,我们日子可就不好过了。”风齐伟道。

“那好吧!”苏醒没有继续追问,他本来也是随口问一句罢了,没有太多好奇的意思。

……

小半天时间,很快过去。

某一刻,星海上空,浮现七道旋涡,分别出现在七个不同的方位。

“七星神战已经结束,各大家族的天骄们,速速离开星海。”旋涡中,传出一道缥缈的声音,来自于月袍长老。

七大家族的天骄们,很快飞向天空,进入旋涡中。

苏醒也是和风博艺等人,一同离开。

离开前,他特意盯了一眼风晴瑶,然而后者却故意没有看他,让他有一种碰一鼻子灰的感觉,更纳闷的是,完全不理解风晴瑶这种举动是什么意思。

古老的神殿前,七大家族的天骄们,纷纷出现。

那位月袍长老,依旧站在石阶上,仿佛这七天从未挪开半步,他用沧桑的声音道:“各大家族的天骄,纷纷交出的纳星瓶吧!”

“哗哗哗!”

每个家族中,皆有一人取出纳星瓶。

其中,火、石、木、雨四家,分别只有一只纳星瓶。

让风博艺等人非常意外的是,雷家居然仅仅交出了两只纳星瓶,而云星阳,则是拿出了五只纳星瓶。

最耀眼的,自然是风家,苏醒一共拿出了38只纳星瓶,可谓独占鳌头。

风晴瑶看了一眼苏醒,道:“又预测到了。”

显然,云星阳的那五只纳星瓶,来自于雷家。

苏醒倒是没关心这件事,而是淡淡地道:“还以为永远也不会和我说话了呢。”

风晴瑶道:“别忘记了,还欠我一份生辰礼物。”

“……”

苏醒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好像从来没答应过这件事吧?

最终,他还是没开口去反驳什么。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和女人讲道理,根本没什么用处。

月袍长老没有意外风家的表现,或者说,他早就意外结束了,因为他可以观察到星海内发生的状况。

月袍长老深深看了一眼苏醒,然后道:“现在我宣布,此届七星神战,风家名列第一,云家第二,雷家第三。”

“哈哈哈!”

“好!很好!”

“晴瑶,们这次的表现非常好。”

古老神山外面的天空中,响起了一道爽朗的大笑声,那声音回荡在群山间,经久不息,显露出其主人此时无比高兴的心情。

“恭喜风家主!”月袍长老盯了一眼神山外的天空,开口说道。

“古柒长老客气了,有空来风家作客。”风修远回应道,身为风家的家主,他自然非常关注七星神战的结果。

其实,不仅是他,各大家族的家主,都是隐藏在暗中关注着这一幕。

但风家夺得魁首,其他家族的家主们,便没有开口说话了,毕竟在这种时候,说任何的话,也只会助长了风修远的气焰。

“我想不久后,我就会去的。”月袍长老顿了顿,看了一眼苏醒,道:“这个叫苏木的年轻人,此番表现很不错。”

各大家族的家主们,是不知道七星神战的具体过程的,也就不清楚苏醒在星海中无比亮眼的表现。

不过,随着月袍长老开口,特意提起苏醒,进行一番夸赞后,各大家族的家主们,便是在暗中打量起了苏醒。

可以说,随着月袍长老一句话,苏醒直接进入了各大家族家主们的视线中。

苏醒神色平静,没有紧张惶恐,显得非常自然。

那位名叫古柒的月袍长老,没再说什么,转身走进了古老的神殿中。

七星神战在这一刻,也是落下了帷幕。

云星阳盯了一眼苏醒,道:“咱们风神山上见。”

说完,他便带着云星泽、云星宇等人离开。

其余的几家天骄们,也是相继离去。

“我们也走吧!估计风神山上,此时已经欢呼声一片了。”风博艺笑道。

“哈哈哈……我们这也算是功臣了。”风齐伟、风元正等人,皆是相当激动。

七星神战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

到时候,不仅是风神山上,整座七星群岛无数的神修,都会知道风家夺得了此届七星神战的第一名,这对于风家的名声,自然有着很大的好处。

估计不少的神修,都会在心里想,风家并没有没落,他们这头猛虎,只是稍微打盹了一番,此时又是重新醒了过来。

风晴瑶心境要远胜于风博艺等人,倒是没有表现的过于激动,而云星阳离开前那句话,更是让她心中有了一些忧虑。

云星凡之死,云家多半不会善罢甘休。

苏醒倒是没有关心这个问题,而是在揣摩着,月袍长老离开时,话语里的意思。

对方特意夸赞自己,是何用意?

还有和风修远说的那一句,在不久后便会见面,又是什么意思?

苏醒隐隐觉得,似乎和自己有关。

Tagged